AD
首页 > 资讯 > 正文

[沪市,经济压力]超5成沪市民不打算生二孩 经济压力是主因

[2019-11-27 18:46:12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编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最新“上海民生民意”研究调查显示,“不打算生二孩”的市民仍占主流,其中经济压力仍然是主要原因。超5成沪市民不打算生二孩经济压力是主因二孩,生不生?5月31日,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最新“上海民生民意”研究调查显示,“不打算生二孩”的市民仍占主

 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最新“上海民生民意”研究调查显示,“不打算生二孩”的市民仍占主流,其中经济压力仍然是主要原因。

  超5成沪市民不打算生二孩 经济压力是主因

  二孩,生不生? 5月31日,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最新“上海民生民意”研究调查显示,“不打算生二孩”的市民仍占主流,其比例超过半数以上,其中经济压力仍然是主要原因。

  多数家庭不打算生二孩

  数据显示,70.7%的市民对“二孩”政策表示赞成,相较于2016年,赞成比例下降了8.2%;同时,不赞成比例为3.3%,也下降了0.9%;值得关注的是持中立态度的市民比例明显提升,相较于2016年提升了9.2个百分点。可见,市民在“二孩”生育的实际行为选择上显得更加审慎。

  统计显示,“不打算生”的市民仍占主流,其比例达到55.7%;35.5%的市民“还没想清楚”,两者合计超过9成,反映出市民对于生育“二孩”还是有很多顾虑。同时,已经生了的市民占到5.1%,“打算生”的市民为3.7%。总体上看,真正采取行动的市民所占比较小。有意思的是,从教育程度来看,高中或中专、研究生及以上生育二孩的比例较高,分别为8.8%和7.5%,“不打算生”的则以初中及以下、大专层次市民为高,其比例分别为66.1%和62.9%;从户籍身份来看,外地有居住证者和外地无居住证者“已生”的比例分别为12.7%和11.1%,远高于本地户口市民的3.4%,“不打算生”的比例则以本地户口为高(58.6%),外地有居住证者为44.7%,外地无居住证者为33.3%;从职业看,已生二孩的以小业主、自雇者为高,比例为23.4%,一般专业技术人员也达到了6%,而“不打算生”的以党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负责人为高,均为75%,一般工人也达到了65.3%;经济压力大成主因

  数据显示,影响市民不愿意生育二孩的主要因素为经济压力,比例高达62.3%、其次为年龄或身体条件不适合生育和住房条件不足。

  与2016年的数据相比,当时发现“经济压力”和“时间精力限制”是影响其生育意愿的主要障碍,如今除了经济压力之外,也凸显出生理条件和环境(如住房等)对生育意愿的阻碍。此外,影响二孩生育意愿的因素还有如孩子将来入园、入学升学压力大、“缺乏带孩子帮手”等。

  市民打算生育二孩的理由,首先是“一个孩子太孤单”,其比例为63.6%,其次是独生子女风险较大,为48.1%,还有就是子女长大以后互相有依靠,为42.9%。可见,市民之所以生育二孩,更多还是从孩子成长和发展的角度来考虑,降低风险成为关键因素。此外,单纯喜欢孩子、满足长辈心愿、身边人想生或已生等的比例相对都比较少。

  大多计划“一至两年内”

  数据显示,44.2%的市民选择“一至两年内”生育,其后为“两至三年”,“三年及以后”,在“一年之内”的仅为9.1%。也就是说,近五成有意愿的市民将在近两年内生育二胎。有意思的是,二孩希望是男孩的为13%,希望是女孩的为29.9%,性别无所谓的比例则达到了57.1%。这一选择不因市民的性别、教育程度、职业与收入层次而变化,反映出市民的生育价值观已经发生了变化,传统男性偏好的影响在降低。

  另外,生育二孩后,孩子的照顾最有可能的是“双方父母轮流照顾”,其比例为68.8%;其次是“配偶的父母”,比例为39.0%;而由夫妻双方独自照顾的比例分别为32.5%和33.8%;由调查对象父母承担的比例为18.2%。可见,在二孩的照顾方面,更多还是依赖夫妻双方的父母。

  相应的,在养育二孩的经济支出方面,也呈现出家庭成员分享的趋势。数据显示,当问及“您和配偶以外的其他人(比如,双方父母)会分担养育第二个孩子的经济支出吗?”时,68.8%的市民表示“会”,31.2%的市民表示“不会”。可见,养育二孩的过程不仅会改变家庭的社会关系,还有可能改变成员之间的经济关系,进而使家庭关系更加紧密。

查看更多:市民 比例 生育 经济

为您推荐